公交车上的尘根   性爱技巧 

公交车上的尘根

一大早楚婕就打来电话,抓起电话只听得那头又是抽泣又是吸鼻子的,听的人好不心疼,我忙安慰两句问清缘由,原来是她失恋了,心里正难过呢,我听了不禁暗喜,可当然不能表现出来,于是乎说点太伤心会缩小罩杯不值得,爱惜自己远离阳台以免走光类似的话,她情绪稍微平静一些我顺便提出去她那边陪她会儿吧,“你一个弱女子我总不能放心啊。万一要乱来的话我正好献身。”

  她嗔怪道“你咋还这么流氓。人家正伤心呢。你都不知道说说好话”

  “你知道我比较实在嘛,行动可比语言有力,这可是名言呐。”

  “行行,不跟你贫了,那你下午过来吧,晚上一起吃饭。”

  “妥妥滴。”

  挂了电话我才发现下身尘根已炽,青筋毕现,尺寸空前,握着发烫。不由得把电话里楚婕低声抽泣想象成呻吟,幻想今晚用这根玩意儿干得她娇喘连连,欲仙欲死,一心只想让我这老公狠狠插她,还哪会想什么失恋呢,不知不觉在床上消磨了个把小时,鸡巴还不罢休。

  等我出了门吹吹风,下面才总算消停,我跳上公交车打算去钟楼买点东西。公车上乘客只上不下,才走两站车厢里已经比肩接踵,挪不开步子了,司机一个急刹人群又是一晃,我正要咒骂,忽然下身紧紧贴上一块软绵绵,热乎乎的身体,结结实实压在我的命根上,一阵温热的熟女体香混着淡淡的香水味扑面而来。出于天然的野性,我全身的血液狂喜地涌向下身,然后拼命地抵在前面温软熟热的身体上。她或许发觉到自己屁股贴上的部位忽而变得灼热而硬挺起来,害羞似的刻意的左右挪挪身体。一个披肩发的背影映入眼帘,白色T恤,浅绿色短裙才遮住膝盖,即便隔着裙子,我还是发现这个看起来个子小小的女生有着一个成熟肥美的屁股,略略翘着撑的裙子显出诱人的桃形。我见她这样害羞,故意再向前一挤,鸡巴若即若离地贴着她,一躬身凑近她白皙的脖颈,重重呼出一口热气,那一团热气扑打在她的脖颈上,只感觉她身子微微一震,一块红晕从耳朵连上脸颊。她更挺着脖子一眼也不敢往这边扫。我出门穿的运动裤,又没穿内裤,所以阴茎可以在裤子里随意勃起,正是逗她的好机会,于是我下身借着汽车的摆动不断磨蹭着她的屁股,一会儿贴着上去让她感觉我的温度,一会儿顶着她让她感受我的力量,时不时凑上前在她耳朵脖子或者肩膀上吹吹热气,只见她抓着吊环的手渗出汗来,指头扭动着握得更紧,另一只胳膊紧紧搂着胸部。后来趁着拐弯时我更是故意挺腰将鸡巴顶进她两腿之间,她两腿不由一抖,然后深吸一口气低下了头,大腿仅仅地挤压着我的阴茎,靠着勃起的角度,龟头终于擦上一块灼热软软的肉团,随着汽车的行进,龟头继续磨磨蹭蹭着那块神秘地,感觉她夹着我的两腿一阵一阵发紧忽而又松软下来。我看无人在意我们便挺动腰肢,自己动起来用龟头猛地顶上去,只听她“啊~”的一声喘息双腿一软几近跌倒,我赶紧伸出胳膊扶上去。“小心点啊”嘴上这么说我心里颇为得意,“你要死啊。”她微微转头小声说了句,“谁让你撞了我还不道歉,要不然一起下…”车字还没说出口,她已经转过身来,这张脸我是认识的,比记忆中更白皙娇美,又因为脸庞泛起的红晕,为净美里平添几分淫靡,眉目轻启,欲作怒而更妩媚,真是一幅美人发情图。几乎同时间,小美女因为看到我而惊慌失色,低头不语。“谢…谢欣”说完我喉咙发干,一个字也蹦不出了。她稍微正正神,“李戡呀…”“是是是”我这会儿也低下头,目光不偏不倚落在她胸部上,脖子下一段白净的肌肤,再往下凭空耸矗着一对丰满的乳房,颤巍巍的掀起衣服,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像一对调皮的白兔,在衣服下散发着淫荡的味道而毫不知害臊。想到这里下面的小和尚又伺机而动,在裤裆上撑起一个小帐篷,而且顶上还湿着一块呢。她显然发现了我的异状,搭话道“好久不见。”“是是是”“怎么就会说这句了,刚才还说一起什么来着。”我看到车子正好停到一处站台,心想终于得救了,就说了句“一起下车啊。敢不敢。”看到她脸霎时又红了,我也不管不顾急忙下车。在站台上长舒一口气不曾向她竟然也随人群走下来并且调戏似对我说“看不出来你现在这么坏呢。”我见她没有很生气就说“还不是你先撞我。分分钟把持不住啊”她听了冲上来就要拍打我,我顺势将她抱在怀里,软乎乎的乳房紧紧贴上我的胸膛,扑面而来的熟女体香快使我迷醉,我把头埋进她脖子里尽情的吸吮,鸡巴又顶在了她两腿之间的凹处,她靠在我身上。“你好香哦”我说着一边往她耳朵里呼热气,她死死抓着我的手臂,“嗯~嗯…李戡,你~啊~你太坏了啊。”“知道我这么坏还下车。”我下面更卖力的顶着她。“啊…啊~你~你胡说什么啊,我到家了。”“哦,这样啊。”我慢慢松开她,心里却很不甘。“我回家了”她说着就转身要走,我像块木头站在原地,心里失望不已,好像忽然要从炎夏里掉进冰天雪地。“那去我家喝杯水吧,到老同学家门口还不去坐坐啊。”她回头微笑道。我像是在等这句话似的脱口而出“要得要得。”跃过去和她并肩走着,胳膊搭着她肩膀,她气咻咻地说“还使坏呢,不敢让你跟我回家了。”我见她没有躲闪,就得寸进尺道“在车上我有扶你啊,互帮互助咯。”一听这话她也忍俊不禁“还提,刚才都快死了。”“死的感觉怎么样呀?”被我逮到由头,她脸上又飞起桃花般的红晕,意识到失言,也不再说话,只低着头,只是狠狠捏捏我的腰。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