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男友背后开始淫荡】(重修版)(混淆的性与爱)(04)作者:Makeface   人妻小说 
字数:84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这一切都是为了爱情

   「如果是为了我们的爱情而献上了我的胴体,你,还会爱我吗?」

             —XX年XX月XX日

   *************************************************

  「你疯了吗?姚可希——!」宇傑露出不可置信地表情看着我,那是愤怒、 失望、同情和难过等複杂的情绪。

   我坚定地看着宇傑的双眼,想表现出我不动的抉择,平淡的说:「我没有疯,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请帮我,跟我做爱。」

   「…………」宇傑双手扶着他的头,依靠在桌上,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问, 「他…真的值得你这样为他付出吗?…」

   我沈默着没有说话,只得低下了头。

   「碰————!」他用力的捶向桌面,那桌上的水杯倾倒,溅湿了一旁的文 件;笔筒掉落地面,一把的原子笔散落在桌角。

   ****************************************

  从我有记忆以来,或是说从孩童时代认识宇傑时,我从未看过他对我生过一 次气。

   我的回忆里只有他的笑容、他的难过、他的同情、他的开心、他的幽默、他的 挖苦等等,然而现在面对这「没见过的他」,我有些无所适从。

   他沈默,我也沈默,彷彿空气也察觉到了什么,它,也跟着沈默。

   诊间里只剩下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勉强地为这安静的时刻做出它最大的配 乐。

   我知道…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

  宇傑他生气的理由。

   因为他…

  一直一直…喜欢着我。

   这样的要求就像是在摧残着他,就像在利用他对我的心意。但是,对不起, 我无法将你放在心里所爱的那个位置上,我只能将你永远的放在「闺蜜」这个位 置里。

   在我们两沈默一阵子后,他撑着桌面,缓缓地站了起来,极度冷静地对着我 说:「脱吧…」

   「嗯…」我小声地回答,内心里也不停的翻腾,但仍然起身,一件件的将衣 物从宇傑面前卸下。

   而宇傑也开始解开他的衬衫,将上衣、腰带和长裤脱去。

   我们对望着,彼此皆留下了内衣裤穿戴在身上,这是最后一个可以回头的时 刻,在什么都还没发生之前…

  在短暂的沈默中,宇傑突然开口说道:「自我介绍一下吧…越奇怪越好…」
   「自我介绍?」我困惑地看着他。

   「嗯…越奇怪的话…我才能说服自己眼前的人不是你,只是像你的人…」他 面无表情地说着,与其说面无表情,不如说是极度冷静的状态。

   「嗯…」我点了点头答应他的要求,心想:「也对…就都豁出去了吧…就像 酒醉的人一样…」

   「咳…」我清了一下喉咙,故意俏皮地说,「您好,我叫姚可希。今年30 岁,身高158公分,体重是秘密,三围分别是82/ 60/ 85,以日本来说 是E罩杯…呃…

  呃…还要继续吗?「

   「继续…」宇傑仍是冷静地看着我说,「…还不够奇怪…」

   「呃…」我一时间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得不断地结巴,「我是一位…一位 亚洲女人…呃…但会说点英文…职业是位作家…呃…有一位男友…呃…」

   「继续…不够…」

   「到底要讲什么,才会很奇怪?」我心中焦急地想着。

   忽然间,我想到为何现在在这的理由,我想我的病情应该够奇怪了吧…於是 我开始说:「呃…呃…呃…呃…呃…我…生病了…因为我…被两位陌生的男人挑 逗…就在男友附近和其他人做那件事情…」

   这样子介绍自己我感觉有些忸怩,但仍继续说着:「现在…无法和男友做爱…只能和别的男人先做爱…所以…医生说我得了PTSD…然后…然后…我为了 和男友做那件事…我…我…请求我的闺蜜…和我做…做…做…爱…还有…就是…」
   「够了!」宇傑吓斥一声,突然打断了我。

   霎时间恍如时间也瞬间停滞,约莫几秒,宇傑接着恢复他以往温柔的声音, 但带着哽咽说:「够了…这样就行了…不要再说了…我真的…真的…听不下去…」
   他很难过,看起来相当的悲伤,不知道是作为医生的无力感?还是作为闺蜜 的无助感?

   他很想帮我,却看似无法跨过心里的鸿沟,我想,他是不是在后悔跟我说这 么多,如果直接给我吃吃抗忧郁、安眠药等等之类的东西,然后再骗骗我没什么 问题即可?

   看着他这样,我知道如果今日就停在这里,我等於背叛了宇傑和小诚,因为 我就像主动献上一半的胴体,病情却毫无好转,於是我轻声地说像安慰孩子一样: 「宇傑…在这像戏一样的人生里…我们都是不断的扮演不同角色…现在你是医生…而我只是你的病人…你应该要试着放手『朋友』的角色…做好医生的位置…」
   「戏?…等等…」宇傑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直直地望着我,安静了半晌,突 然兴奋的大叫:「我们来演戏吧!」

   「什么?」我被他诡异的反应吓到,纳闷地问,「什么戏?」

   「哈哈哈…我太聪明了!不,都要多亏你的提醒!」宇傑突然高兴地像个小 孩,一边将自己的衣服穿好,一边说,「我找到『治疗』你的方法了!」

   看着他一件件的穿回衣服,而我看看自己仅穿着内衣裤的样子,便马上红着 脸的将衣服一件件的套了回去,我想这个画面应该相当的滑稽。

   宇傑迅速的穿好后座回办公椅上,马上开心地跟我解释:「基本原理其实跟 自慰一样,有人称之为『自发性知觉高潮反应』,也有人称之为『依靠冥想的高 潮』。」

   「你是说靠想想就可以高潮的意思吗?」听到他解说到一半,我忍不住的提 问,「我想…太困难了吧…」

   「对,很难。」他简单的回答我,但仍继续兴沖沖地解释,「有人说女人真 正的性器官是大脑,这一点是正确的!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仅靠性幻想来给予自 己足够的性刺激,就像是你!所以,我们来亲自演戏,加强大脑接受的刺激,只 要刺激足够,就不需要真实的发生性爱。」

   一想到有不需要如此「尴尬」的治疗方式,我心中也确实满开心的,这样一 来,我就不需要对小诚觉得抱歉,就算演戏中还是有着性挑逗,不过面对宇傑我 也有足够的信任。而且据宇傑说,我可以把演戏当做长期练习,如果训练得宜, 也就是将大脑制约,以后我甚至可以闭上眼幻想高潮。

   简单的说,我只要闭上眼便可以和小诚做爱,几乎恢复成以前那样,甚至可 能还会享受比以前更多的乐趣。

   这突然其来的灵感使我们如获至宝,我们开始兴高采烈地讨论起「剧情」。 但除了学生时代的话剧,我们没什么演戏的经验,於是宇傑便提议还是维持「医 病关系」。

   而大概的剧情是这样:病人(我)因为性冷感的问题而去请教心理医生(宇 傑),而恶德的心理医生(宇傑)故意使用言语、动作等各种方法来挑逗病人 (我)来谎称治疗,而病人(我)居然在阵阵的挑逗中慢慢的沈沦。

   对,没错,很老套。

   不过,这剧情是很典型日本的爱情动作片内的剧本,但对於我们演戏的新人 而言,要演的比爱情动作片中的男女主角还要好已经是莫大的挑战。

   没有时间去拟好台词,在另一方面若是单纯的背稿,我们会演得很像机器人, 相当的不自然,因此我们的决议是即兴发挥。

   在讨论结束后,宇傑看着我微笑道:「不可以笑场喔!」

   有股既兴奋且刺激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希望这方法能够有效,於是我紧张地 点点头说:「嗯好!我们就演到『磨蹭』那里,然后等我『到达』前都不会停止!」
   「三、二、一!…开始——!」

   「咳…」宇傑装作一位严肃的医生,清清喉咙后对我问道,「是姚可希小姐 吧?请问您有什么问题吗?」

   「医生…」我装作难以启齿的样子说,「我好像有点那个…」

   「小姐,可以大声一点吗?」宇傑有些不耐烦地说着,「这个?哪个?这样 我听不懂!」

   「对…对不起…」我紧张地低下头道歉,「就…就是…就是…我好像…有点…有点…性冷感…」

   「嗯…多久了?」宇傑一边打着电脑,像是在做病历纪录,「还有…怎么发 现的?」

   看到宇傑这么投入当作一位严肃的医生让我不禁觉得好笑,跟他平常的样子 反差太大,令我不禁莞尔,但仍强作镇定的续演着一位娇羞的女孩子,说:「大 概…一个月有了…就…就…和男友亲密时…一点感觉都没有…但…以前不是这样 子…」

   「有没有在服用什么药物或保健食品之类的?」

   「没有。」

   「有没有遭受过相关的创伤?或遭受霸凌等等的?职场受到欺负?」

   「没有。」

   「有没有什么特殊性的疾病?像是…」

   「都没有…」

   宇傑接续问了几个问题,一边在电脑上做记录,俨如一位严肃的医者在对病 情做筛选和诊断,让我不禁心想:「他…不会一时间忘记是在演戏啊?…」
   「好的…姚小姐,您方便解释一下您和男友是如何在床上互动吗?」宇傑转 过头来,看着我认真的问。

   「就…就是…每次…他都会先亲我…然后马上搓揉我的下体…接着就…那样…」我故作害羞的越说越小声。

   「每次?」宇傑发出疑问的声音,接着缓缓地走过来坐在我身边的椅子, 「这样…你有感觉到舒服吗?」

   「我…我不知道…只记得每次都很痛很痛…还要装出很舒服的样子…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性冷感?」我无助的说着,像是快哭了一样。

   「姚小姐,我想这不是你的问题!」宇傑翘起脚,双掌放置於膝盖,一副很 铁定的态度,「不好意思,但为了准确性,我需要触碰一下您的胸部,请问方便 吗?」

   「胸…部…」我露出惊讶又害羞的神情,接着红着脸点点头。

   宇傑则走到了我的身边,将双手慢慢地碰到我的内衣下缘,我可以感觉到他 的手一直在抖,像是没碰过女人身体的处男,他接着说:「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没…有…」

   「那请麻烦将内衣和和上衣脱去好吗?我想这样比较精准!」说完他就迅速 的将手抽离,藏在背后,我看得出来他在掩饰他的紧张。

   「嗯…」我娇羞的点点头,一点一滴地将我的上衣拉起,摺好放在桌上,再 将手指伸往背后,「啵」的一声内衣的背扣解开,我缓缓地将两侧的肩带绕过手 臂拿下,扶着罩杯的杯面将内衣脱离我的双乳,将我丰满的双乳呈现在宇傑面前。
   我看见宇傑吞了吞口水,接着故作镇定的又将那颤抖的双手贴在我的乳房上。
   我觉得相当的害羞,也相当的有趣,尤其感受到他那双生涩颤抖却温暖双手 包裹着我的胸部,不小心若有似无的触碰我红粉的乳头,感觉到蜜穴有些湿润。
   他轻轻地揉捏着,从我的背后,像是怕手上的东西会被他捏坏似的,只敢小 小力的在乳房的周围轻压着,虽然没什么技巧,但我却一点点的被他如处男般的 动作给挑逗到,觉得自己的身体在诱惑着一位初出茅庐的男孩,觉得自己有着身 为女人的魅力。

   「请问,有什么感觉吗?」宇傑轻轻地问着。

   「有…一种没体验过的感觉…有点痒…有点害羞…也有一点点舒服…好奇怪…」我娇羞地说着,说没体验过是骗人的,但那舒服的感受却是真真切切的。
   「嗯…这很正常,代表目前看起来你是正常的,但我还需要多多检测…」他 说完就开始用指头轻捏着我的乳头,我的乳头也因为刺激本能的变硬,有点痛, 也有些舒服。

   他的双手似乎慢慢地停止了颤抖,开始大幅度地搓揉我的乳房,时不时的刺 激一下我的乳头,而我也在这特别的体验中微微地闭上双眼开始纯粹的享受,偶 而在乳头被过度刺激时娇哼着几声:「嗯—!啊—!」

   慢慢的宇傑拿开了他的双手,继续摆回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对我说:「咳!那 个…姚小姐,目前看起来您的身体是正常的,但为了保险起见,我需要您躺在那 躺椅上,将您的内裤等衣物褪去,做更精确的检查。」

   我知道这齣戏的重点即将慢慢地揭示出来,心中又紧张又害羞,目前都是感 觉是没体验过地刺激,接下来只要在极度兴奋的时候自慰,就可以慢慢的制约大 脑。

   我走起身,一边褪去我的内裤和裤子,一边的躺在上次自慰的大布躺椅上, 双脚微微地打开,微微的冷风吹过我的下体时,我知道我有些湿了。

   宇傑也走到我的面前,开始脱下他的裤子和内裤,一根勃起的肉棒弹跳而出。
   他的棒棒有些偏白、不是特别的长或粗,但感觉非常的硬挺精实。

   「医生…医生…你在做什么?为…为什么…你要脱下裤子?」我继续故作惊 呼,装成花容失色的样子。

   宇傑仍然摆着专业的神情说:「请冷静,姚小姐,为了更精准的证明您是否 性冷感,我认为借助实物,也就是真实的阴茎去磨蹭,是最好的!」

   来了!来了!这齣戏的重点「磨蹭」!我们讨论藉由磨蹭和自慰来让我达到 高潮,於是我假装的点点头,像是未经世事的女孩说:「嗯…我懂了…」

   宇傑说完就挺着他的肉棒抵在我的蜜穴前面,我也有些紧张的看着,蜜穴则 不自觉的开始收缩,似乎感应到有肉棒就在附近,开始分泌着淫水。

   他火热的龟头微微地探入,将那道深深的穴缝分成两半,让穴缝旁粉嫩地阴 唇轻轻地贴服着它,接着他来回地慢慢的在覆盖着浓密的阴毛蜜穴中移动、摩擦, 使我两片粉红色的肥厚阴唇已然膨胀充血,微微地张开着。

   在这样的爱抚之下,我蜜穴前的小阴唇似乎也充血膨胀了起来,穴口被我的 爱液浸湿,他龟头的移动藉着我的爱液越来越滑顺,我甚至可以看到他沾染我爱 液的龟头有着光滑明亮的反光。

   我渐渐地将我的大腿敞开,只听到宇傑嘲讽的说道:「呵…看来姚小姐并没 有性冷感,不,我想只是对男友性冷感啊…我的『检测器』都被你的淫水沁湿了…」

   「讨厌…嗯…嗯…嗯…」一听到这种淫靡的话语,我的双颊开始火热了起来, 嘴上虽然反对,却也开始呻吟。

   宇傑的肉棒不断地在我的穴缝上游走,好似那像他专属的轨道,当它经过蜜 穴的某处,那一处的的粉嫩穴肉就被他的肉棒挤压出来,让我兴奋地开始颤抖。
   突然,我的身体猛的一震,「啊——!」的一声娇喊了一下,好像是我过於 湿润的穴口,不小心的将宇傑的肉棒往内吸了一下,大约龟头的前端一瞬间插入 了我的阴道。

   「抱歉…」宇傑知道自己不小心放了进去,一时间忘记自己的身份而到了歉。
   但我的情绪才刚刚上来,不希望宇傑的道歉而坏了整场戏,於是我用手轻轻 的分开那两片大阴唇,露出了透像且水嫩殷红的蜜穴,娇嗔道:「医生…不好…
  意思…你的…检测…方法…让我的身体…变得好…奇怪,这样…的检查…是 正常的吗?「

   看到我这样的神情,宇傑有些看的发愣,但立即回过神来,恢复那位严肃的 医生,说道:「这样当然是正常的检查,如果姚小姐你的手指能够抚摸一下阴蒂 的话,我就能够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於是我微闭着双眼,轻轻的揉压着、感觉着阴蒂的柔嫩湿热,在揉压的同时, 有时龟头撞击到勃起的阴蒂,会让我控制不住叫出了声,而那撩人的呻吟更会让 棒棒的移动更加快速。

   随着棒棒快速且用力的摩擦起来,我的大腿不自觉的用力的并拢,感觉阴道 内传来一阵阵强烈的收缩,一股湿热粘滑的淫液顺着我的穴口溢了出来。

   「嗯…嗯…嗯…嗯…嗯…嗯…」我不停的呻吟着,我觉得这种要进不进的危 险感好刺激,自己的手指搓揉的荳荳让自己更舒服,我就像是在用宇傑的肉棒来 自慰。

   「哦……嗯……噢……嗯…」

   很快的,我的爱液就像泉涌似的越流越多。我白嫩的大腿内一片滑腻,随着 肉棒上下间来回的挑逗,那大阴唇也已经充血发亮,不停的一张一合的展动着。
   「好想要…好想要…」我的内心不断地大喊,但是我不行,我需要克制着, 於是我更卖力的在我的小荳荳上旋转,但似乎怎么努力,都比不上穴口的摩擦还 要强烈。

   「姚小姐,我们需要做最后的检查。请往前移动,谢谢」宇傑忽然开口轻声 的说道。

   「什么…最后的…检查?」我边喘息着,边问。

   「就是请您往前躺,位於椅子的斜坡。我会将『检测器』放於穴口的斜坡下, 我不会用手,也不会移动,请您抬起双脚,让您自由的在椅上滑下,当然您用手 扶着我撑住,让来检测您的紧缩程度。」他平淡无奇的解释这淫靡的画面,就像 自己不是当事人般,那样的冷静。

   「加油…加油…忍着…」我尽力的勉励自己,我知道宇傑在给我的幻想最大 的刺激,剩下的想像也是我自己需要努力的地方。

   我的身体慢慢地下滑,双手扶着他的胸膛,用力紧缩的阴道抵在他的龟头上, 我一边呻吟着想像接下来的发展,一边感受这龟头触感传来的刺激,身体兴奋地 不自觉的扭动,脑中也不断的浮现肉棒插入里面的画面。

   「姚小姐,再稍等一会,再等一下即可,加油。」宇傑也知道这是最紧张的 时刻,只要我能好好的幻想,就算完成第一次的成功。然而,他的心里似乎也有 着极大的冲击,我碰着他的身体,能感受到传来的阵阵颤抖,他,也在忍耐。
   我现在的身体发热,完全能够体会什么事欲火焚身,但我仍然不停的撑着宇 傑的胸膛,让两人的性器单纯地贴合,用想像力去掌控我的欲望,一方面用手揉 捏着自己的双乳,想像着各种令人脸红心跳的做爱场景,希望自己快点到达高潮。 然而,我的阴道口却不停的吸允,吸允宇傑的龟头。

   「好硬…好热…」我逐渐的将意识从上面一到了下面,那棒棒的诱惑力太强, 我无法控制的注意它在下体的一举一动,「好痒…好想要…真的…好想要…」
   怎么办?我该如何做?只感觉臀部收紧,下体的肌肉不停的加快收缩,我现 在真的好想要他放进去。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我不断的娇喘。

   不行!我要忍住!

   加油啊!可希!

   突然,全身如同电流通过,一阵酥麻感慢慢的传入脑内,我的大脑慢慢的空 白,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

   难道…这就是想像的高潮吗?这感觉有种难以言喻的幸福!

   但这感觉稍纵即逝…

  「碰!碰!碰!」诊间的门被用力地敲打着,而我瞬间被拉回现实。

   「先生,拜託你不要这样子好吗?…」护士小姐听起来既紧张又快哭的感觉。
   「小希!出来!我们不要再相信这位庸医!」小诚激动地在诊间的门外叫道。
   「小诚!」我听到小诚的声音,惊讶地颤抖了一下,然而这一颤抖让我的手 臂一时松软。

   我忍不住的娇喊了一声:「啊——————!」

   没想到我那阴道口的爱液仍是潺潺的流出,一没了我手臂的支撑,那湿润黏 滑的爱液就带着宇傑的肉棒滑进了我的阴道深处,那未戴保险套的肉棒就硬生生 的放入我的蜜穴里,还感觉得到它在里面一点点的膨胀、跳动。

   我一时间愣住了。

   宇傑也愣住了。

   我们面面相觑,没想到事情突然转变成如此。

   只听到护士小姐依然试图安抚着暴怒的小诚说;「先生,您这样会吓到其他 病患…请停手,不然我要报警了…」

   「报警啊!」小诚愤怒地说着,继续「碰!碰!碰!」猛敲着诊间的门。
   听着小诚的暴怒声,让我们心里都相当紧张,尤其变成了这样的状况,只见 宇傑二话不说,立刻抽出他的肉棒,转身去拿卫生纸去擦拭被我爱液沾黏到的各 处。

   或许这样形容有些不恰当,但我们就像即将被抓奸的偷情男女,依赖着童年 建立起的默契,他一边擦拭,我一边将他的衣物整理於旁边,尤其是皮带先系於 裤子上,接着穿戴起自己的内衣裤先,而他趁着丢卫生纸的空挡,顺便帮我将内 衣的背扣扣上,再回头穿着自己的衣物。

   不消一分钟的功夫,我们两已经穿戴完毕,环境也恢复如初,唯一尚未恢复 的就是心情上的紧张。

   宇傑向我使使眼神,说了一句:「之后再用讯息联络…这我来处理…」说完 便向门口走去。

   「我还在想是哪只狗在吠呢?…」宇傑又恢复那种调侃的语气,「原来是 『汪』中诚先生驾到…」

   「小希呢?」小诚不理会宇傑,门一开便一脚抢了进来寻找我的位置。
   待他发现我好好的坐在椅子上后,笑笑的拍拍胸脯,松了一口气,但随即怒 目的望向宇傑:「你为什么不开门?」

   「你听过狗在门外叫就要开门的道理吗?」宇傑依然笑笑的说着,完全地就 是故意激怒小诚。

   「你这王八蛋!」小诚用力地挥了一拳过去,在宇傑尚未反应的时候,重重 地朝他的脸颊揍了下去。

   「啊——!」「啊————!」我和走过来恰好看到这一幕的护士不约而同 地一起惊叫了起来。

   宇傑瞬间地倒在地上,接着慢慢地撑起身体,只见他嘴角流着血,却还是笑 笑地看着小诚。

   「这一拳…算我自己承认是个庸医…让你打…我心甘情愿…毕竟我没有一开 始处理好小希她的情况…」宇傑凝视着小诚,缓缓地说。

   接着他吐了一口血水,继续说着:「但我…已经找到治疗的方式了…如果你 是男人…就给我无时无刻的保护好她的心…」

   小诚看着倒在地上的宇傑好一会,我们三个人都沈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或者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知道宇傑一开始是故意激怒小诚,让他转移整 个注意力,让我不至於被小诚询问时而不知所措。

   但我没想到他们居然打了起来…是不是都我的错?

   「哎呦,姜医生,赶快起来啊!地上很髒的!」

   「医生啊!赶快报警啊,这个疯子刚刚一直敲门,都快吓死我了!」

   「欸欸欸,现在…是什么情况?…」

   其他待诊的病患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小诚似乎很不耐烦地听着别人 对他指指点点,只说了一句:「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小希,走了!」

   「宇傑…」我看着宇傑,再看看他的伤口,有一些深,我觉得相当的自责, 「对…不…」

   「是我才要说对不起…快走吧…」宇傑苦笑地看着我,默默地说着「下次见 面,不知道又是几个三年…?」

   小诚开着车,载着我往回家的路上。

   当中,他没有问我任何有关诊间的任何事情,相当的反常,异常的沈默,只 问了问我想不想吃便当,买好晚餐的便当后便载我回家。

   我提着便当,一个人走到了房间,觉得今日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转变得好快, 好快。

   待我还来不及沈淀时,手机「叮~」的响了一声,是宇傑传来的讯息:
  _______________宇傑________________
   [我想你应该到家了]

  [ 今天的意外…抱歉…]

  [我想短时间内你应该不方便过来]

  [ 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训练……生活中寻找]

  [随时跟我说说情况]

  [ 不打扰了…] [ 好的,谢谢你,宇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关上了手机,开始慢慢地思考…

  今天,在高潮的最后一刻,我,被放入了。

   在那短短的几秒钟。

   出轨,是指对於另一半不忠的行为。

   然而,我是为了小诚,而做了那样的事。

   我,算是出轨吗?

   如果,我在当中兴奋了。

   这样,算是出轨吗?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